对处方药成瘾的治疗

必须在医务监督下戒断

Treating Prescription Drug Addiction

主要有3种处方药会导致成瘾:

  1. 鸦片类药物,常被用于治疗疼痛—例如:可待因、羟考酮(奥施康定®和对乙酰氨基酚片®)和吗啡(硫酸吗啡Kadian® 和Avinza®);
  2. 中枢神经系统(CNS)镇静剂,它被用于治疗焦虑和睡眠失调症—例如:苯二氮平类药物(安定和阿普唑仑),非苯二氮平类安眠药(安必恩®和Ananxyl®)和巴比妥类药物(甲基苯巴比妥制剂和戊巴比妥钠);
  3. 兴奋剂,用于治疗嗜睡型睡眠障碍,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和肥胖症—例如:右旋安非他命(右旋苯异丙胺®和安非他明®)和哌甲酯(利他林®和专注达®)。

每一类药物都需要一个明确的戒断计划,因为首先要做的就是使我们的客户舒适地戒断他们上瘾的药物。如果突然停用这些药物,依赖者通常会进入脱瘾期,因为他们的身体不再能够从外界接收到已经习惯于期待的此类药物。

对诸如安非他明等兴奋剂的戒断症状常包括打瞌睡,或者甚至是长时间的睡眠。相反地,一些停止使用安定药物的患者不再得到该药物所产生的镇静效果,因此他们可能会变得易怒,无法入睡,甚至会出现抽搐症状。人类的大脑通过告诉身体它真的需要此类缺失的药物以努力避免这些感觉。这种压倒性的难以应对的需求就是渴求,这也是放弃使用处方药物会十分困难的原因。

有时,当身体被长期剥夺了此类药物,戒断者会发生可能致死的抽搐。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治疗客户从处方药戒断时是在我们医生主管的监督下进行,使用24小时的全天候医务护理。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药物成瘾源于身体、心里、生物化学、遗传和社会因素的共同作用。我们的目标是辨别出成瘾的深层原因,并恢复进行自我知觉和应对机制的健康方式,以使客户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为了达成这一目标,我们对整个人进行治疗:身体、心里和精神各方面。

我们的第一步就是在我们的医务监督下,戒断客户对药物的成瘾。在此期间我们会完成心里和其它类型的评估,以找出客户把成瘾当成一种生存策略的原因。我们使用综合性实验室测试,以发现身体和生物化学及神经化学方面的任何失衡。

然后我们就把生物化学修复(Biochemical Restoration)作为首要任务。如果生物化学和神经化学的失衡造成生理渴求,那么在这种情况次下治疗成瘾是不可能的。这是现在大多数治疗方案中缺失的环节。由于生物化学和神经化学还没有达到平衡状态,从而产生焦虑、抑郁、失眠和生理渴求,因此患者离开一些治疗中心后病情几乎是立即复发。

接下来我们会运用EMDR和其它心理治疗方法,治疗导致成瘾的深层次心里原因。

自我帮助和辅助性疗法被用于减少压力并将其控制在较低水平,包括:自我催眠、EMDR的蝴蝶技术、生物反馈、瑜伽、冥想、针灸、反射疗法、按摩和香熏疗法。

我们也与我们的客户一起完成12步疗法的部分或所有的内容,并带他们到互助组。

我们提供一个家庭系统治疗(Family Systems Therapy)项目,包括对每个家庭成员的个人治疗方案。这可能包括一个或多个家庭成员在部分或整个治疗期间居住在我们治疗中心。

我们为客户和家人设立的深入细致的继续护理项目(Continuing Care Program)可能包括一位与客户一起回到家中的导师,第一个重要阶段期的日常电话联系,以及适当的时候,在客户的住家社区中与其他正处于康复期患者的交流。我们鼓励复诊,或者Kusnacht Practice的团队成员可以到客户的家中出诊,第一年先是每月一次,然后是每季度一次,接着次数逐渐减少直到满2年。

我们的整体方案包括如下:

  1. 我们最首要的任务是辨别并治疗成瘾产生的深层次原因—身体、心理、生物化学、基因遗传和社会方面。
  2. 在到达我们治疗中心后,前1到7天客户会被安置在我们合作伙伴的医院中(Mannedorf hospital)由我们的医疗团队进行护理,在我们的医务监督下,安全地戒掉他们的成瘾。我们确定客户不会经历任何的并发症,我们会将戒瘾过程中的不适感降到最低。
  3. 客户在医院停留期间,我们的专家会完成完整的医疗检查,包括综合性生物化学和神经化学测试,它包括遗传拭子和对血液、尿液、唾液及头发的采样。我们也会进行一些其它的评估,包括精神病学方面、社会化学方面和营养与生活方式方面的评估。在此期间,会给客户安排一名成瘾咨询师,从成瘾评估开始,进行咨询环节。
  4. 基于这些评估,在心理治疗师和客户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制定出了详细的治疗计划,这将会决定初步治疗的持续时间,通常是6到12周。
  5. 离开医院后,客户会搬到我们高级且奢侈的住所(residencies)之一居住。
  6. 我们对成瘾深层原因的治疗包括制造一份量身定制的微量营养素和氨基酸配方,以弥补在生物化学和神经化学测试中发现的不足。该配方和客户的指纹一样独一无二。实验室检测结果也决定了客户私人大厨的餐饮菜单,以使生物化学/神经化学的修复最大化。
  7. 当某个症状很严重,并且对生物化学修复(Biochemical Restoration)和其它形式的治疗没有任何反应时,开药治疗只是作为最后的方法。我们的目标是让客户不受药物的困扰,同样重要地,不受药物副作用的困扰。
  8. 在可能的时候,我们将邀请对客户最重要的家人在治疗期间参加一个为期2天的家庭系统治疗(Family Systems Therapy)项目。这并不是强制性的,但我们强烈鼓励这种做法。家人和朋友会对这种疾病,以及他们是如何与其相关的获得一定的了解。该疗法会使家人自己决定参加治疗,解决他们的不正常行为和疼痛。
  9. 继续护理是长期康复的关键。在临床环境中戒断症状相对简单。真正的挑战是客户在回到家中后仍能保持戒断并持续康复。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中心制定了继续护理项目(Continuing Care Program)。该项目会包括一位导师或者心理治疗师与客户一起回到客户家中,以支持客户与其家庭、家人、工作、学校和朋友重新建立联系。同样重要地,他们帮助客户将其生活方式与其康复计划相适应。该项目还包括客户返回家后第一个重要时期的日常电话/Skype联系和到Kusnacht Practice的复诊(或者我们医疗团队到客户家中出诊),第一年,首先是一个月一次,然后是一个季度一次,接着次数逐渐减少直到期满2年为止。继续护理可以持续几天到2年不等,并与12步治疗方法互助小组相结合,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长期康复的可能。

个人化的治疗

Kusnacht Practice提供一个个人化的治疗方案,满足每位客户的精确需求。我们只单独治疗客户,而不是团队治疗,因此我们的整个医疗团队(由医师、精神病医生、心理治疗师、咨询师和营养师构成)和我们的辅助治疗团队(由瑜伽教练、针灸师、足疗师、按摩师和私人教练组成)一次对一个客户及其家人进行治疗。我们透过症状了解深层次原因,以理解成瘾行为在客户生活中所起的作用。一旦我们发现客户所患疾病的深层原因,我们就使用基于研究的干预措施进行治疗。

一个独特且有效的方法

我们和客户一起努力帮助他们重新获得对其症状的控制,解决创伤,并使他们有能力发展必要的技能以摆脱日常生活中的成瘾思想和行为。药物治疗只是我们最后的方法。治疗可能包括下述中的一部分或者全部内容:

  1. 医务监督下的戒断:将客户从其成瘾的药物中戒断出来。所有的戒断治疗都是在医务监督下进行。
  2. 解毒:使客户的身体从环境和摄取的食物、水及药物中积累的毒性中解脱出来。这有助于控制生理渴求。我们通过桑拿浴、特殊的排毒剂、饮食调理和运动进行排毒。所有的酒精和其它药物的解毒治疗都是在医务监督下进行。
  3. 测试和实验室工作:用于确定每个客户的生物化学和神经化学失衡。基于这些结果我们会制作出一个微量营养素和氨基酸的电脑生成的配方,以重建生物化学和神经化学的平衡。该配方如同客户的指纹一样独一无二。实验室的检验结果也被用于决定客户私人大厨的菜单,以最大化生物化学/神经化学修复。
  4. 心理疗法:用于发现并治疗导致成瘾及治疗方案中列出的任何其它精神病、人格、社会或家庭方面问题的深层心理问题。心理疗法可能包括:
  5. 经颅磁刺激(TMS[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TMS)] – 通过磁场刺激大脑神经元,以改善抑郁症状。
  6. 我的大脑解决方案My Brain SolutionsTM) — 科学设计的电脑练习,以注意力、记忆力、灵活性、减压和积极性为练习目标。
  7. 辅助性治疗,包括:
  8. 营养和生活方式辅导
  9. 深入细致的心理教育项目:包括一份客户手册,包含每位客户及治疗项目中涉及的家人的相关话题。
  10. 完成NA的12治疗方法中的一部分或者全部内容。
  11. 参加NA和其它相关互助小组的会议。
  12. 精神方面的咨询治疗
  13. 天的家庭系统治疗Family Systems Therapy项目
  14. 为客户及家人提供深入细致的继续护理项目(Continuing Care Program),这通常包括一位导师与客户一起回到客户家中,帮助客户适应他们的新生活